您的位置: 遵化信息网 > 育儿

天域苍穹 第七十三章 赠药

发布时间:2019-10-19 13:37:49

天域苍穹 第七十三章 赠药

“阁主,公子,我来为您介绍一下。”看着关老爷子那颤巍巍的神情动作,让宋老爷子差点忍不住就想踹死他:明明身体啥问题也没有,一拳就能打死一条龙……却非得装着这么弱不禁风,你这么会演咋不去当戏子呢,当哪门子文职啊,多腾出一个位置那也是好的啊……

“这位老先生是纷乱城宋氏家族的族长,虽不曾闻名于江湖,却于这纷乱城大大有名,要知道纷乱城有接近两成的管理人员,尽都是出自宋氏家族。”

关老爷子说道:“阁座之前让老朽帮手筹措更多人力,老朽自身人脉可谓已经挖掘尽矣,心思转动之际,便前往邀请宋家主前来,向其请托一下,是否能将那些原本管理骨干,分出部分并入君主阁之中任职,老朽也知这么做有欠稳妥,宋家家大业大,未必会将咱们这个刚刚崛起的小势力放在眼内,只是抱着试试的念头,不想宋老他竟纡尊降贵,亲身来临……”

宋老爷子听得关老的口吻,差点没蹦起来狂扁某人一顿,什么叫你丫的自身人脉已经挖掘殆尽,哦,你老小子果然是已经把自身资源全都投入完了,才想到我们,还有那什么请托一下,分出部分人手并入君主阁?

但……请托什么?部分什么?我现在就恨不得把所有宋家所属全都送入君主阁好不好?你他的娘的狗屁有欠稳妥,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老不休的这么会演戏呢?

最最可气的是,老子怎么就纡尊降贵,怎么就不把君主阁放在眼里了?你这分明是在给老子上眼药啊,老子记住你了,你等着老子的!

其实宋老此际因为入驻君主阁之心太过强烈,失去了平常心,要知以君主阁目前的规模、势力、声望,对于纷乱城地头蛇大族而言,确实不算什么,关老以自谦的口吻说话,并无不妥,但是宋老因为先入为主,下意识的以为关老是在往外推自己,错把好心当歹心了!

叶笑闻言目光一亮,他自然没想到关老的人脉竟至斯

,先是安排了数百精兵强将司职君主阁后勤文职全无疏漏,此际又跟纷乱城地头蛇大家族扯上关系,上前一步,和声道:“原来如此,实在是太辛苦关老,亦辛苦宋老大驾光临鄙阁了。”

关老爷子哈哈一笑:“这些都是老朽份内之事,何足挂齿。”

叶笑笑道:“关老实在太过谦,您老现在可是咱们君主阁的定海神针,君主阁暂时没有我可以,暂时没有您,那可真的玩不转了,您现在这本身就是在为了我们君主阁加班加点了哈哈……”随即转头看着宋老者,沉声说道:“宋家主愿意伸出援手,给予支持,叶某不胜感激。”

他是何等心思剔透的人;一眼就看出来,这位宋家主,定然就是关铁面老爷子请过来的。

说不定,还是强行拉过来的。

看这脸色……不怎么好看呀,多半是人家看不上自己的小家小业,不在眼内。

但叶笑对此却是不以为意的。

就算你宋家主眼高过顶,不将我这个新兴势力放在眼内,我也是不在乎,这纷乱城一朝变天,不说遍地都是人才也说不定,关老不也说了么,宋家占了差不多两成职能人才,余下的不还有八成么?!退一万步,就算是纷乱城的人眼界高,都不帮忙,那不还有整个无疆海这么大的地方吗?

那是多少人?何必在乎一家一姓,一隅之地!

我叶笑,大把本钱在手,自然有的是办法让无疆海的人才都汇聚到我身边,然后我一个一个的挑选!

正是有鉴于此,略略礼貌客套之后,再度将关注力转向了关铁面老爷子,关切说道:“关老,您天天这么奔波劳累,身子骨可还吃得消?日前我得了一株三万年的血参,回头送过去给您泡茶!”

关老爷子哈哈大笑:“三万年的血参?阁主端的大手笔,老朽的身体虽然硬朗得很,但阁主一番美意,怎么也是不能辜负的,老朽就在此厚颜收下了!我们君主阁刚刚开立派,正是打基础的关键时刻,老朽自然是能够多做一些,就多做一些,现在准备得更充分点,总比将来后悔莫及要好得多啊。”

叶笑点点头,充满尊敬地说道:“总之一句话,您老还是先以身体为优先考量,且且不可太过劳累了,有啥事情,您老只需要吩咐一嘴,让下面人去做就好,不必事事亲力亲为,要是什么事都要您老操心,招那么多底下人光吃干饭么……”

关铁面连连点头,一副老怀大慰的开心样子。

之前闻名纷乱城的‘铁面无私关铁面’的那种‘铁面’风范,此际早已是荡然无存了。

宋老者看着这一老一少如同祖孙一般的亲近厚道的关怀,看得眼热不已。心中一个劲儿的后悔莫及,直若百爪挠心。

早知道……这事让我来啊!

这可倒好,让关老狐狸抢先了一步,助人成事者,雪中送炭印心田,锦上添花转眼忘……看看,人家少年多么敦厚,多么善良,还有多么年少有为,慷慨大气,英雄气概……

最关键的是,对老人的体贴关心,可半点也不是作假啊。

三万年的血参,虽然不算太高档的灵药,但那可是实打实的一份心意啊!

这一点,任谁也是能够看得出来。

最最关键的是……这小家伙姓叶啊!

叶家!

什么概念?

他刚想到这里,就看到叶笑似是犹豫了一下,又偷偷地看了自己一眼,旋即伸手入怀,从怀中取出来一个小巧玲珑的紫色玉瓶。

又是踌躇了一下,终于将之递了出来,道:“关老,那株血参就只是给您泡茶用的,这个……这是我……是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带出来的几粒丹药……这九转回春命元丹虽然只得三颗,但只需服用一颗,便可以将往昔修行过程中累积的五脏六腑伤损忧患尽去;让身子骨恢复最健康的时刻……在服用第一颗之后,确认身体状况恢复至最佳状态之后,隔半个时辰,再服用第二颗,便可以……增加五百年寿元。”

二老同时愣住,这么珍贵的丹药,怎地这位叶公子就这么轻易地拿出来了?

都不怕我们见猎心喜,杀人夺丹吗?

宋老者更加是嫉妒得眼珠子发蓝,忍不住反驳道:“就算是传闻中九转回春命元丹,貌似也只能增加百年寿元吧?你这个怎么可能一增就是五百年寿元?以为我们没见过世面么……”

以这宋老爷子的身份,无论如何也是不该这么说的,此际忍不住反驳,实在是因为吃不着葡萄而说葡萄酸,嫉妒心大作而已。

那种酸溜溜的口吻,简直是让关老爷子老怀大慰。

关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一百年五百年,还不都是增加了命元;再说了,活那么久有意思吗?我看一百年就已经很不错了!”

宋老者正要反唇相讥之际,却见叶笑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道:“一般丹品的九转回春命元丹,或许只能增寿百年,甚至,只是号称一百年,充其量也就是五六十年而已;但我这颗,却又与一般品级的有所不同。”

他微笑了一下,道:“我这三颗命元丹,乃是……丹云级数,效力自然寻常的命元丹有所差异!所以,它的全名应该是……丹云九转回春命元丹!”

丹云级数!

两老乍闻此言同时呆滞了。

以两老的真实修为、本身修养,江湖阅历,人生认知而论,还真没把所谓的九转回春命元丹放在眼里。

一方面是他们眼界太高,普通意义的九转回春命元丹,不放在他们心上,另一方面也是普通的九转回春命元丹也已经无法改善他们因为岁月流逝,以及生老病死带来的折磨病痛心境缺损的身体状况……

但,若是这九转回春命元丹的前面加上丹云这两个字的前缀,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前者虽然也算稀罕,一丹难求,但只要有心,还是找到的,毕竟还是有一些高阶丹师是能够炼制出来的。

但是后者……

臻至丹云级数的九转回春命元丹……

嘿嘿,不客气的说,这三颗丹云九转回春命元丹,乃是在红尘天外天绝无仅有的三颗!

硕果仅存!

或者应该说是……自从太古之时,夺天神丹丹师浩劫变故以降之后,第一次显临尘寰!

回春命元丹,本身已经是上品灵丹。再加上九转之炼,更加超出凡俗的范畴,再不是寻常的丹道大师能够炼制出来的。

但若是再加上丹云级数的话,那就是再无疑义的神品灵丹!

传说中的梦幻逸品!

“丹云级数?怎么会?”作为直接当事人的关老爷子此际也是瞠目结舌、直接当机。

更不要提旁边的宋老爷子。

两人的四颗老眼珠子几乎都要瞪了出来,死死盯着叶笑手中的小小紫玉瓶。

叶笑对于俩老头的态度倒不如何意外,淡淡笑了笑,看看四下里并无他人,径自将瓶盖打开。

瓶盖开启伊始,一股恍如梦幻一般的七彩云霞,悄然从瓶口蒸腾氤氲而起,不过刹那之间,瓶口上方,被一片氤氲云雾缭绕,彩霞扑面。

七彩云霞,此起彼伏,目测虽然就只得那么一小团,却好像是漫天的彩霞尽数集结到了眼前,霞光万道,瑞彩千条,美轮美奂,气象万千。

于此同时,一股芬芳馥郁的沁人香味,亦随之透鼻而入;纵使以此两老的深沉,亦不约而同地深深呼吸了一口,只感觉四肢百骸都是一片熨帖,似乎整具身体,都因之轻松了许多!

连自己的头脑,在这一刻也变得无比的清醒。

不过一口气息,便有神效至此,如斯灵效,却是叹为观止,若非亲身体验,如何能够相见!

至此,哪里还会怀疑这丹药的真实性?

能够让自两人同时生出有这种特异感觉的丹药,一生之中,从未见过。

那么,眼前所见的梦幻逸品灵丹,不是传说当中的丹云级数灵丹,却又是什么?

关老爷子一双手登时都发起了抖,颤声道:“这这这……”

叶笑将玉瓶重新盖上,然后拉过他的手,将玉瓶放在了他手心,又轻轻将他的手合起,诚挚说道:“关老这段时间为了我叶笑,可以说是鞠躬尽瘁,四处奔波,豁出面皮,拉下脸面,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叶某看在眼里,除了敬在心中;感激之余,又深恐关老年纪大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他顿了顿,略过了这一段,但两人却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叶笑接着道:“这几颗丹药,也可算是……叶某对于关老这段时间以来的辛劳,一掉小小的回报。”

叶笑哈哈一笑,又续道:“世人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叶笑惟愿关老身体康健,能够随时对叶笑耳提面命,多多劝慰,叶笑也能少走一些弯路……也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君主阁若是真的能够成就一番大事的话,关老这位奠基功臣能够亲眼见证,届时,我陪关老回顾这一路走来的许多辛苦,举杯一醉!”

关铁面老爷子眼眶一阵发红,声音都有些变了腔调:“这……老朽才到君主阁几天,手无缚鸡之力,不过跑跑腿,动动嘴,实是无法帮到阁主更多,何谈劳苦功高司职……怎敢收阁主如此厚赠?将来自有比老朽更强十倍的绝世大能者相助阁主……这丹药,给予这样的帮手才是恰如其分……”

叶笑拍拍他的手,喟然道:“关老说得哪里话来,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之间的分别,我叶某人还是分得清的。关老,这几颗丹药,是你应得的,千万勿要推脱。”

说着,好似开玩笑一般的说道:“关老若是还不肯收下,再逢大能来归,我可是真的要是改变了主意,哈哈……”

关铁面的声音至此已经显得有些哽咽:“多谢阁主厚赐!”

珍而重之的将紫玉瓶收入怀中。

至此,叶笑终于放了心,又道:“其实早在前几天,我有探过关老腕脉,感觉关老身体似是不好,五脏俱损,尤其是……七情之损,特别严重一些……关老,一切要看得开啊,往事已矣,来者可追。”

关老爷子连连点头,嘴唇都哆嗦了。

一边的宋老者看着这一幕,嫉妒得眼珠子都发了蓝。

...

遵义妇科
惠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厦门男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妇科医院
杭州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