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化信息网 > 体育

云中之瞳 正文 二十七 天远路长魂飞苦

发布时间:2019-10-09 16:52:57

云中之瞳 正文 二十七 天远路长魂飞苦

小元趴在莼之肩膀上,幸灾乐祸地说:“有热闹看了。”

莼之犹豫了一下,掏出弹弓。小元说:“魏富贵,你不是打算帮忙吧?她刚才可是要杀了我!”

莼之道:“她是捉妖师,只不过,只不过是在履行职责。”

小元气呼呼地窜上树:“捉妖师,捉什么妖?妖和人相比,人才更坏。你看这山活得好好的,妖也活得好好的,你们人又在这里树墓碑,又挖坑埋人,又吃动物,搞得妖不聊生,妖界应当训练捉人师。”

“哈哈哈,金甲,这只小狐狸真的很好笑,而且她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小元又听到了那个男孩子的声音,声音熟悉,好象以前在哪听过,却完全想不起来,脑中残存的记忆搅成一团,小元头痛起来:“谁,到底是谁在说话?”

莼之却没有听见有人说话,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美女头。

被叫作朱碧的绿衣少女哼了一声:“我朱氏一脉与你们落头族的恩怨今日要做一个了断。”

那妇人以耳朵为翅膀,飞行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朱碧面前,她的黑发足有半丈长,飘扬在脑后,画风诡异,莼之甚至在一瞬间产生了“这是一个梦,我在做梦”的想法。

“哈哈哈哈哈哈”,落头娘娘对着朱碧发出尖利刺耳的笑声,声音一入耳,莼之开始头晕,脑中乱成一团,不由自主捂住耳朵想逃开。原来落头娘娘的武器是声音。

朱碧迅速向后跃出,转瞬已到五丈外。同时挥出手中捆妖索,落头娘娘向上飞起,避过捆妖索,又向朱碧飞去。

朱碧向上洒出一把暗器,小元看得真切,从树上跳到莼之肩上,道:“这个小姑娘很有钱,暗器都是铜钱。”

莼之心神稍定,复又拿起弹弓。

小元道:“你疯了么?咱们看看热闹就走吧。”

“要走你先走。”莼之举起弹弓,射出一粒飞石。

落头娘娘后脑呯地中了一子,转过头来:“小娃娃你也活得不耐烦了吗?”突然张开嘴:“哇——”地大叫起来。

莼之面前的石碑和树木纷纷迸裂开来。

“魏富贵,快跑!”

莼之转身就跑。朱碧向上跃起,挥出捆妖索,缠住了落头娘娘的头发。落头娘娘尖叫一声,向上飞起,朱碧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左手忙挥出一把铜钱。那落头娘娘在铜钱中左闪右避,向上窜起,竟没有一枚射中她。而朱碧被越吊越高。

“快松手!快松手!”莼之见朱碧已离地三丈高,又射出两子,但并未射中那落头妖。

朱碧左手挥出一物,“啪”地钉在树上,又迅速收紧,扯着朱碧往下降。她右手一扬,天女散花一般打出一大把铜钱,那些钱围着落头娘娘滴溜溜地转,劈啦啪啦地射过去。

落头娘娘大吼一声,许多铜钱被声浪一阻,叮叮当当地落到地上。朱碧在自己身上一扯,铜钱便从地上飞起,直飞入她扯开的口袋里去。

莼之思忖:会自动飞回口袋的铜钱,或许就是涂了青蚨血的子母钱。心中对她和神算子一家有关系又信多了两成。

落头娘娘见铜钱越来越多,形势不妙,整个头俯冲下来,张口向朱碧面上咬去。朱碧手中一松

,站立不稳,顿时跌了一跤。

“哇!”小元幸灾落祸地叫道:“这牙,被咬上了必定很惨。”

“小妖怪,你真的见死不救?”

小元叹口气道:“想当英雄是种病,得治。”怪叫一声,向上一扑,咬住落头娘娘的头发往后扯。

落头娘娘吃痛,忙向上飞。小元紧紧咬住不肯松口。落头娘娘大吼一声,震得朱碧、小元和莼之心头发颤。

莼之哇地吐了一口鲜血。黑皮和老六直接晕了过去。

朱碧一咬银牙,喝道:“收!”

捆妖索唰地往回收,将落头娘娘向下拉了半丈。莼之忙射出数子,其中一枚打中落头娘娘左眼,她哀嚎一声,哭了起来。

那哭声说不出的凄惨难听,入脑入心,每个人的心都跳得极快,胸口象要裂开一般。小元支撑不住,松开嘴落到地上,用小爪子捂着耳朵。

落头娘娘的头围着朱碧飞,边飞边哭,朱碧身边的树木纷纷裂开,朱碧一口热血从口中涌出,噗地喷了出来。莼之又射一子,落头娘娘转向他,莼之叫道:“快跑,小妖怪你们快跑!”

落头娘娘向莼之飞来:“小相公你本事这么小,义气还这么大。可惜啊,今天谁也跑不了!”

朱碧道:“落头妖,你居然练成了‘百鬼夜哭’!不知有多少少女和婴儿死在你这哭功下,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

“朱氏后人果然好眼光,认得我这‘百鬼夜哭’,今日就让你试一试滋味。”

“落娘,这几个小娃娃,送给我玩吧。”小元又听到了那个小男孩声音,而且听上云和这个美女头妖怪是认识的,为了壮胆,小元大喝一声:“谁,是谁在说话?”

莼之和朱碧却显然没有听到,仍聚精会神地盯着落头妖。

朱碧娇叱一声,身形暴起,直冲那落头妖而去,左手挥出捆妖索:“落头妖,看我捆妖索!”

落头妖急向右飞,朱碧右手甩出一张,落头妖正好飞入中。

朱碧见落头妖中计,大喜,急向右跃出,上下翻滚了几转,将落头妖裹得严严实实。

落头妖哇地大哭起来,朱碧站立不稳,身子晃了两晃,噗地又吐了一大口血。

此时,将军山似乎也颤抖起来,坟茔里、地底下纷纷响起凄厉的哭声。几个坟头上已冒出了鬼影。

山上突然不知从何处起飘起了大雾,莼之已看不清小元和朱碧了。

小元哭丧着脸:“魏富贵,这下咱俩真要一起投胎了。”

朱碧见势不妙,凝神屏气,左手反点自己内关、郄门和膻中穴,护住心脉,冲莼之和小元叫道:“我拖住她,你们俩快跑!”

小元冲下树来:“魏富贵,跑!”

莼之道:“小妖怪,朱姑娘住了落头妖,你跳上去用石块堵住她的嘴,快!”

小元叹口气,从树上跃下,捡起一块石头,又蹭蹭爬上树,后退两步,嘭地跃起,向落头妖冲去。

那落头妖见它跃到面前,忙闭了嘴,以牙咬下唇,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它。她的哭声一停,地底和坟茔间的哭声马上也停了。

小元不敢碰那,大叫:“快把她拉下去!捏住她的鼻子!”

朱碧凝神用力,拼命向下拉。落头妖耳朵扑扇得飞快,拼命向上飞,双方力量均衡,僵持在空中。

离朱碧最近的一座坟墓爬出来一个脸烂了一半老头,双臂向前伸,眼看就要掐到朱碧的脖子了。

莼之从地上爬起来,挡在朱碧前面:“你,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我就……”就如何,自己心里却也不知道。

“童子尿!童子尿!你快对着他尿!”朱碧叫道。

莼之脸憋得通红:“这,这,这成何体统!”

“别婆婆妈妈的,快尿!”朱碧俏脸惨白,眼见要撑不住了。

“我,我,这里这么多人和鬼,我尿不出来!”

“这小妖怪真笨啊,金甲,定是你搞错了,绝不可能是它!”那小男孩又在小元耳边说道。

这次另有一个年纪稍大的少年说话:“再看看罢。”

小元看不见说话的人,骂骂咧咧地说:“说旁白的群众演员给我滚出来!鬼鬼祟祟的算什么英雄?”灵机一动,腾空转了几转,对准落头妖放了一个屁。

那落头妖受不住恶息,哇地吐了出来。朱碧手上一松,马上向下拉到底。小元看准时机,将石头啪地塞入了落头妖的口中。

朱碧掷出一张符,将石头牢牢地封在了落头妖口中。

那妖在中横冲直撞,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朱碧扬手向上挥出一物,“嘭”地一声在空中爆开,绽放出一朵绚丽的金色菊花。一些原本已经从地底爬出来的灵体又缩了回去。

莼之没办法尿出童子尿,小元见莼之挡在朱碧面前,大吼一声跳过来,挡在莼之前面。冲那老鬼呲牙咧嘴,老鬼愣了一愣,竟向后退了几丈。

朱碧晃了两晃,眼看又要吐出鲜血。小元叫道:“你别晕啊,我们扛着你可跑不快。这么多鬼,可怎么办?”

朱碧气若游丝:“先,找,一个地方避一避,天亮后,天亮后……”话未说完,晕了过去。双手仍紧紧抓住那住落头妖的。

“喂,说好了不晕的……魏富贵,怎么办?”

莼之见越来越多的灵体聚集过来,雾气越来越浓,那断头妖在里折腾得越发凶狠,对小元说:“你找棵最高的树爬上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洞能躲的?”

“躲洞里有什么用?你准备用石头把鬼挡在外面?”

“我准备在洞口洒,洒……”

话未说完,小元已知莼之的意思,忍不住笑起来,见莼之脸涨得通红,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三下两下爬到树上:“喂,没有洞,但前面有个新修的青石大坟,是空的,进去吗?”

“进!”

“那这个头,这个头怎么办?”

“找个有盖的棺材把它封进去!”

莼之抱着朱碧向前冲,小元不停冲周围呲牙咧嘴,落头妖在中拼命挣扎。冲到了那新彻的坟前,莼之已累得直喘粗气:“附近,附近,哪,哪里有,有,棺材?我去找一个把……”

“你先尿了再去啊!那边有只女鬼飘过来了!”

“你,你,往里面点,转过身去!把,把落头妖也转过去。”

“怎么转?我可不敢碰那。”

“把朱碧姑娘往里塞,我去找块石头压着这……”

小元嘴里嘀嘀咕咕地不知在抱怨什么,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朱碧往坟里推,手底却突然一空。原来这坟底竟然是空的,底下有一个大洞,洞上只搁了块青石板。

“魏富贵!”小元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朱碧牵着,带着落头妖“砰”地掉了下去。

莼之裤带还没解开,忙回身去救,却只拉到朱碧一只脚,被拉得一个踉跄,头重脚轻,也栽了进去。

成都银屑病医院哪个比较好
黑龙江看妇科的医院哪个好
南充市中心医院妇科
上饶男科医院检查要多少钱
郑州那个医院看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