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遵化信息网 > 星座

足壇涉黑嫌犯最重或判12年涉案人員無一死

发布时间:2019-11-09 04:39:15

足坛涉黑嫌犯最重或判12年 涉案人员无一死刑

早报 宫赛赛 发自沈阳

之前传出南勇等人的受贿金额在百万元以上,按照这个数额,南勇必死无疑但在警方反复调查、南勇等人主动立功之后,目前因扫黑风暴被抓的所有嫌疑人中将不会有一个人被判死刑涉案最重的是南勇、杨一民,他们将受到年的有期徒刑,楼世芳等和他们一样;其次是李冬生、蔚少辉等,在年,陆俊等人也在这个范围之内;最后是一些小角色,一般是3年以下加缓刑,杜斌、杜允琪就是如此在所有涉案人员中,有一个特例,那就是王鑫,他将被带至新加坡受审 知情亾

南勇案被定性为公职人员受贿,但这似乎已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大家更关注的是南勇、杨一民将被判何种刑从南勇、杨一民、张健强、谢亚龙等前足协高官落后,围绕他们命运的猜测和争论就没有停止过

中国足坛打黑扫赌风暴以来,抓获了一些涉黑的足坛人士,目前来看,这些人在受审时将不会有一人被判死刑知情人士向透露,南勇等人被抓之后,在最初的阶段,他们并没有开口,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形势发生变化,纷纷立功受赏,而这也成为他们不获死刑的重要原因

所有涉案人员无一死刑

最重或被判10至12年

今年5月份以来,辽宁铁岭检察院反贪局的工作人员频繁到北京公干他们的身影,多次出现在位于东玖大厦的中国足协办公地点据悉,铁岭检察院多次到中国足协相关部门调查取证,具体对象正是南勇和杨一民

昨天,一位辽宁司法界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南勇、谢亚龙、杨一民将被起诉涉嫌受贿罪和渎职罪;李冬生、蔚少辉和张健强将被以涉嫌受贿罪起诉,只是范广鸣除了受贿罪外还会增加一条涉嫌赌博罪足协一直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足协七名高官被捕后,外界一度十分热烈地讨论他们是国家工作人员还是民间团体工作人员但从反贪局的调查组进入足协后,一切都明了,他们将以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移交司法机关受审据我国立法对刑事侦查的部门分工,对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贪污受贿渎职等职务犯罪,都是由反贪局和公安机关共同开展查处的

案件性质明确后,另一个焦点便是涉嫌受贿罪的严重性根据我国新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和三百八十六条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按照曾经的相关案例,有人提出南勇是否会判死刑的疑问,知情人告诉,目前在押和即将受审的涉黑人员将不会出现死刑,之前传出南勇等人的受贿金额在百万元以上,按照这个数额,南勇必死无疑但在警方反复调查、南勇等人主动立功之后,目前因扫黑风暴被抓的所有嫌疑人中将不会有一个人被判死刑涉案最重的是南勇、杨一民,他们将受到年的有期徒刑,楼世芳等和他们一样;其次是李冬生、蔚少辉等,在年,陆俊等人也在这个范围之内;最后是一些小角色,一般是3年以下加缓刑,杜斌、杜允琪就是如此在所有涉案人员中,有一个特例,那就是王鑫,他将被带至新加坡受审

公检法合议定罪

受贿和渎职最恰当

这次办案中,由于操纵比赛尚无法律明文定义,这也成为一些涉案人员逃脱重罚的主要原因,也是公安机关的一个棘手的问题对通过裁判和赌球操纵足球比赛结果的足协官员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款定罪

5月份时,司法部门召集检察院、公安机关、法院和法学家召开了一次座谈会,重点研究给操纵比赛定罪,目前尚无定论辽宁司法界人士告诉,在《刑法》中,根本没有操纵比赛罪这一条罪名,而法院若想给南勇等人定罪,就必须从《刑法》中寻找罪名依照他们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受贿罪和渎职罪是最恰当的罪名

更多的专家认为刑法应该增加非法操纵文体比赛结果罪,近几年欧洲足坛掀起的反赌球风暴中,就有多人因涉嫌操纵比赛结果犯罪被追究刑事,在我国非法操纵足球比赛结果的行为,不是一个单独的罪名,只能以关联的其他罪名予以惩处,如贿赂罪、赌博罪等据这位司法界人士介绍,就目前的情况,出台操纵比赛罪非常有必要,这对于中国足坛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新罪名的出台可以让足坛更加规范,有利于中国足球健康发展

以龚建平案为例,中国足协虽然是民间机构,但它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受国家委托组织比赛活动所以,裁判受它指派所从事的执法活动行为是国家工作人员行为龚建平作为中国足协指派的裁判,法院将龚建平的执法行为视为从事国家公务活动,所以将龚建平的受贿行为定性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他最终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这样一来,若最终有足协官员以及其他的国家公务人员涉案并被定罪,将会遭到更严厉的法律制裁

南勇被关楼上监区

从住单间改成6人合住

南勇、杨一民等人目前被关押在辽宁省公安厅看守所,这个看守所位于沈阳市北郊的虎石台,是辽宁省比较老的看守所,这里的硬件条件比不上沈一看,但因为羁押的犯罪嫌疑人少,便于管理由于该看守所不属于对社会开放的看守所,普通人要想进入看守所的大门几乎不可能

昨天来到了辽宁省公安厅看守所门前,院子里穿着看守所服装的人在干活打扫这几天刚下完的雪问门卫,是否知道原来中国足协的南勇、谢亚龙和杨一民关在这里 门卫表示:不知道这事

在门口呆了一会后,看到看守所里人员、警车进进出出,所有进入大院中的人员和车辆都得在门卫室出示证件数名身着警服或者着便服的人,行色匆匆地拿着档案和卷宗进入看守所拦到一位中年男子询问,该男子介绍说:现在这里在押的嫌疑人很多,因此在住宿方面会比较紧张,南勇、杨一民、谢亚龙的确关押在此,他们在里面没有任何优待,也是6个人一个房间,不过,在他们刚刚被关押初期是一人一间,这样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串供而很多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南勇等人关押在此则是因为日前早报独家报道过的改名事件

据了解,辽宁省公安厅看守所分为楼上监区和楼下监区两层,南勇等被关押在楼上一层按照规定,涉案人员吃住都不能下楼,食物和水都由相关人员直接送到房间他们的早餐通常为馒头、大米粥、咸菜,午餐和晚餐都是荤素搭配的炒菜和汤除了专案组对他们进行问询,其他时间,可以在房间里自由行动,他们可以随意走动,想坐着就坐着,想躺着就躺着,没有人会干涉他们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